世恶道险,终究难逃。

沈卡卡_will:

《面纱》

“如果人人都有话说时才开口讲话,那过不了多久,人类就不用讲话了。”

我有一个习惯,看完喜欢的书会陷入其中不想抽离,就找它的电影来看,即使有所改编,也让我对故事情节更加深刻,有不一样的解读。

面纱的电影处理的更加柔和,将书中的遗憾在电影中弥补。电影里讲的是瓦尔特知道了凯蒂和查理的奸情之后没有闯门而入捉奸在床,而是默默离开。最终在去湄潭府的事情上表明他已知晓此事,除非查理愿意离婚娶凯蒂为妻,否则如果凯蒂不愿去湄潭府那瓦尔特就以凯蒂与查理偷情为由上诉离婚。可想而知凯蒂与瓦尔特去了湄潭府,发现了瓦尔特的闪光点,并且两人相爱了。最终在瓦尔特感染霍乱后凯蒂生下孩子在伦敦街口与查理相遇却形同陌路。

电影里没有众所周知的那段瓦尔特的表白,“我对你不报幻想。我知道你愚笨轻浮,知道你头脑简单,但我还是爱你。我清楚你的追求和理想的庸俗不堪,可我爱你。我知道你就是个二流货色,但我爱你。”只有凯蒂的回应表示“如果一个男人无力博得女人的爱,那是男人的过错,不能怪女人。”但如果一个女人以为对方特别爱她那就是真的无知了。

在婚姻的囚笼下,我们在每日的相处中需要不断揭开对方的面纱。“女人并不会因为男人品德高尚就爱他。”我们总是企图寻找对方身上没有的我们爱慕的品质,当你发现对方的不堪以后依然坦然接受且成为你们戏谑的玩笑后那便是婚姻的关键。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

那孩子是谁的?

“It doesn’t matter.”

“我爱你已久,永不能忘。”


评论
热度(165)
  1. 辛道友沈卡卡_will 转载了此图片

© 辛道友 | Powered by LOFTER